? 上一篇下一篇 ?

朝、石四区禁止新增任何制造业

昨天,《北京市新增产业禁止和限制目录》正式公布。《目录》首次将城六区作为一个区域来实施统一禁限,城六区禁限产业比例达到79%。今后,全市禁止新迁入京外中央企业总部,城六区禁止新设立或新迁入市属行政事业单位以及行业协会等非紧密型行政辅助服务功能。同时,市属高校在疏解中,将优先迁往远郊区县。

据介绍,《目录》制定时采用的是首都功能核心区、城市功能拓展区、城市发展新区和生态涵养发展区这四类功能区的划分,新版《目录》则首次将城六区作为一个区域来实施统一的禁限措施。

“东西城以及朝海丰石四区的禁限措施更加严格了。”北京市发改委副主任蒋力歌说,东城区、西城区禁限的小类占全部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的比例已经由《目录》的67%上升到79%,而朝阳区、丰台区、石景山区四区相应的比例由42%上升到79%,增加幅度为四类功能区中最大。

“这主要是因为城六区目前普遍存在着功能过多、交通拥堵等突出问题,是大城市病最为集中的区域。”蒋力歌说,城六区的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市的70%,常住人口占全市的59%。全市88家三级医院中,有67家集中在城六区,89所在京高校中有64所整体或部分集聚在城六区。

蒋力歌表示,为了让城六区人口密度降下来、环境质量更好、更加宜居,在《目录》修订过程中,政府部门坚持严控增量资源在城六区聚集,能不增则不增,能少增则少增。

“产业禁限更加聚焦非首都功能。”蒋力歌介绍,对一般性制造业和高端制造业中比较优势不突出的生产加工环节,今年加大了禁限力度。

据了解,在《目录》中,制造业全部532个小类,全市都需要执行禁限的有242个,占45%。而在《目录》中,全市都需要执行禁限的制造业小类增加到416个,占比达到了78%,提高了33个百分点。

其中,在一般性制造业方面,今年新增了166个小类,主要集中在通用设备、电气、农副产品加工和金属制品等行业。

同时,在高端制造业中比较优势不突出的生产加工环节,也即高技术制造业,今年禁限种类也有增加,禁限小类达到11个,比《目录》增加了8个,主要包括部分计算机通信、通用设备及电气等行业。

对于教育、医疗等部分公共服务功能,《目录》在2014年版基础上,提出更严的禁限要求,如针对优质教育资源在北京过于集中问题,新提出了“不再新设立或新升格普通高等学校”和“禁止新设立面向全国招生的一般性培训机构”。

对于部分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目录》也规定,全市禁止京外中央企业总部新迁入,城六区的控制将尤其严格。这会不会和本市大型开发区的招商引资定位有冲突?对此,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的发展还是要服从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

据介绍,今后会重点对制造业、社会团体、餐饮等领域进一步加大禁限力度。

相比目录,今年的目录新增了很多规定。在制造业上,朝、石四区禁止新增任何制造业;教育方面,除存在安全隐患及未达标的之外,城六区不再

扩大中等职业教育学校;卫生方面,东、西城不再批准建立设置床位的医疗机构,城六区不再批准增加医疗机构床位总量和建设规模等。

同时,城六区严控其他总部企业新迁入或新设立,并禁止新设立或新迁入市属行政事业单位,禁止新设立或新迁入非紧密型行政辅助服务功能,包括服务中心、行业协会、培训机构、报社、杂志社等。

“《目录》对高耗能、影响城市环境等行业进行了从严禁限。”蒋力歌说,禁限从增量入手,引导新增功能和产业的发展更加绿色低碳、更加有助于改善生态环境。

根据目录,今后全市范围禁止新建和扩建纺织业,石油加工、炼焦和核燃料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数据处理和存储服务中银行卡中心、数据中心等;全市范围内禁止新建和扩建其他园艺作物种植中草皮种植,洗浴服务中的高档洗浴设施,休闲健身活动中的高尔夫球场;东、西城区禁止新建和扩建汽车修理与维护中汽车清洗服务等。

此外,全市范围还将禁止新建和扩建电力供应中电力架空线设置,城六区范围禁止新建、扩建和新设五金、家具及室内装饰材料专门零售,禁止使用地下空间从事餐饮业的商业性经营,禁止新建和扩建不符合通用要求的家庭服务、不符合卫生规范要求的理发及美容服务,不符合经营规范

《目录》规定,“禁止新建和扩建商品交易市场设施、未列入相关规划的区域性物流中心”“禁止新设从事商品交易市场经营管理活动的市场主体”。蒋力歌表示,这实质上是从经营设施和经营主体两头下手,全面把住了区域性批发市场的源头。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年初本市已确定2015年要疏解的市场有150个,其中计划清退拆除80个,占地780万平方米,涉及1.7万个摊位,目前有60个市场已经完成相关的拆迁、改造等。

北京市教委委员张永凯:北京市89所高校,37所比较有名,为中央部属、更多是教育部负责。对于市属高校,其招生规模在8.4万左右,近两年对京外生源有一定幅度减少,去年减少3000人左右,今年减少4700多人。

市属高校的疏解,我们还是觉得要优先向没有高校布局的郊区县来疏解。因为北京89所高校大都集中在城区,延庆、密云等远郊区县还没有一所市属高校。

我们跟河北也多次对接,首先是进行高校资源共享,比如三地的工业、医学等高校都分别成立了联盟,围绕京津冀三地重点的产业和项目,围绕产业成果转化等进行一些合作。同时,根据产业疏解的具体内容,以及产业所需要的人才,北京会再跟河北、天津进行一些对接和嫁接,共同培养需要的人才。

《目录》虽然禁止新建和扩建商品交易市场设施等,但同时也明确提出了,符合规定的社区菜市场等农产品零售网点、符合规定的农产品批发市场以及对城市运行及民生保障发挥重要作用的项目、市场主体除外。

我们也听到一些担忧,担心菜市场不让建了,生活成本会提高,这里也请大家放心,对符合规定、市民所需的农贸市场不会“一刀切”。

蒋力歌:《目录》加大禁限力度不是说北京不发展了,而是为了瘦身健体、更可持续发展。以投资为例,《目录》发布一年来,其中涉及的批发和零售业、仓储物流和交通运输业、制造业的投资分别同比下降了3%、29%,但市政基础设施等民生领域则增加了47%。应该说,经过一年的实践,特别是2015年上半年的情况来看,本市经济发展质量在调整疏解中不断提升,经济运行平稳,效益质量持续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