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并强制公安、交通站点等重点单位场所培训救护员的比例

为了解决突发疾病现场第一目击者“不敢救、不会救”的社会难题,深圳拟规定善意无偿的紧急救护造成损害可以免责,并强制公安、交通站点等重点单位场所培训救护员的比例。目前,由深圳市卫计委起草的《深圳经济特区院前医疗急救条例》正在法制办官网公开对外征求意见。

1月9日上午,南方都市报与大型思辨性公益普法平台“民断是非”针对该条例联合举办立法辩论赛,来自深圳律师协会医疗卫生法律专业委员会与深圳律师讲师团的知名律师激辩“紧急救护造成损害,应不应当担责”,活动同时还邀请了“南航急救门”当事人张洋现场讲述事发时的遇险经过。

近年来,关于目击突发疾病等类似事件时,目击者和市民应如何处置和应对的讨论成为舆论焦点,“扶不扶、救不救”也在全国范围内引发热议。深圳最著名的案例当属发生在地铁范围内,一名女士突然晕倒后不幸死亡,家属质疑相关方面处置不及时,是导致该女士死亡的间接原因,因而向法院提起诉讼,此案至今尚未终审。

而最近广受关注的新闻事件是,2015年11月9日,辽宁广播电视台广播新闻采访部主任张洋在南航乘搭班机期间突发重症,飞机落地后空乘与救护人员竟无人愿意搀扶,相互推诿。最后,刘洋只能自己忍着剧痛爬下飞机,此事令社会大众深感唏嘘。1月9日上午,事件当事人张洋也应邀来到辩论赛现场,讲述当时的遇险经过与心路历程。

因此,为鼓励第一目击者等现场人员在院前医疗急救人员到达之前,及时对急、重伤病员进行必要的紧急救护,倡导自救互救,《急救条例》规定对实施善意紧急救护行为的人提供法律保护,使事发现场的“第一目击者”实施紧急救助行为时无后顾之忧。参考美国的《好撒玛利亚人法》和《深圳经济特区助人行为保护条例》,《急救条例》规定现场施救者对伤病员实施善意、无偿的紧急救护行为受法律保护,造成被救护者民事损害的,其责任可予以免除。

如果说善意无偿救护免责为现场救助者提供了制度上的保障,解决的是“敢不敢救”的问题,那么急救知识技能的培训普及则提供了技术上的支持,解决的是“会不会救”的问题。

由于院前医疗急救工作人员受急救中心的指派前往急救现场需要一定的时间,而实施急救的最佳时间大多是5-10分钟之内,若急、重伤病员附近有具备急救知识和技能的人员,则可以抢先实施紧急救护以更好地维护伤病员的生命体征或基础的救护处理,为院前急救人员到达实施急救赢得宝贵的时间并创造进一步抢救的有利条件,使伤残、死亡率减至最低限度。

【下半年长征五号将在文昌发射场择机发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d党委书记王经中表示,由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建设管理的文昌发射场是目前国内最大、发射条件最好的卫星发射场。下半年,中国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长征五号将在该发射场择机发射。.

“新丁”名为“长征七号”,“身高”53.1米,相当于20层楼高;起飞重量597吨,相当于8架国产大飞机C919的起飞重量,因为设计合理,燃料比重超过90%。甫一出世,“长征七号”就在家族里拔得头筹。比如,其身量虽未入选家族“前三”,但其近地.

6月25日20时00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为发射货运飞船而全新研制的“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点火升空,约603秒后,载荷组合体与火箭成功分离,进入近地点200千米、远地点394千米的椭圆轨道,“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次发射圆满成.

25日晚8时,伴着2万名现场观众的欢呼,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一跃而起,奔向太空。今日文昌出现雷阵雨天气,但丝毫不能阻止游客热情,来自全国各地的自驾车一早就涌入发射场所在地龙楼镇,花花绿绿的帐篷、毯子出现在海滩上。当地政府实时.

新华社快讯:长征七号运载火箭搭载的多用途飞船缩比返回舱将于26日下午以弹道方式返回东风着陆场。.

北京时间晚上8点00分,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七号飞越海洋,成功完成她的“首秀”。我国新建的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同样经受住了建成后的第一次考验。6月25日下午,海南文昌发射场经历了一场中雨,好在天公作美,15时许雨雾渐渐散.

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次发射成功 今日20时00分,约603秒后,载荷组合体与火箭成功分离,进入近地点200千米、远地点394千米的椭圆轨道,长征七号运载火.

6月25日消息,记者从江苏省气象部门了解到,经过现场勘查研究,气象专家调查组认定,6月23日盐城阜宁地区发生了龙卷风,或达到EF4的高强度龙卷风级别,破坏力巨大。据江苏省气象台专家介绍,6月23日阜宁地区遭受的的确是一场龙卷风。.